Stanvy_Hooper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3.行乞
站在街头等红绿灯。

右手边一个苍老的乞丐——大概不能说成流浪汉——反复摇晃着手中的不锈钢碗,胡乱叠着壹圆纸币和硬币的碗,在我面前摇晃,嘴里含糊地说这些什么。

我当然懂。本来不想给的毕竟世界上有多少这样的人给一个能给全世界的吗。但由于口袋里刚好有4个一元硬币于是就把其中一个放在他的碗里。然后他说了句“谢谢”。

紧接着左手边再过一点的位置另一个乞丐也这么干——什么时候行乞竟然变成广州的街头必备了?

好心地给了他一个。据说中国和外国的观念相差在中国人们教导孩子拯救个体是行不通的应该从最高层拯救,就是说你必须好好学习才能改变社会的现状。外国人们教导孩子能救一个是一个救一个就等于全世界。

各有各道理。

我也只能帮那么多了。可惜他们用这些钱只能勉强地苟活着,而没有尽他们的全力。他们并没有用尽他们所有的潜力——而且不止他们,生活条件、社会状况的限制,我们都没有做得更好。

但是那一块钱总有那么一点希望。一点活下去的希望一点人性的希望,还是会有那么微弱的机会让改变发生的。

起码我留下了这个机会。

最后我口袋里还有两块钱,刚好够搭公交车。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