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vy_Hooper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Heartbeat

Heartbeat

配对:Steve/Tony
分级:PG-13
篇幅:短片
无警告内容。

纯属是觉得Heartbeat这首歌很带感而已,也刚好适合这傲娇的两人。写个罗切黑。人物皆属于漫威,所有OOC都归我。太着急还没经过修改…最后,新年快乐:)

Tony从来没想到过,他从曼哈顿上空的虫洞中掉下来后,重返地球再次睁开眼睛时,看到的竟然是一个笑容,一个发自内心的、灿烂得闪瞎眼的笑容,最重要的,来自美国队长的笑容。

倒不是见到美国队长的笑容是什么怪事,毕竟能从收藏的卡片上看到,他还甚至对Coulson笑过——但对Tony,一次都没有。有的只是针锋相对,和吵架。也不是说他妒忌Coulson(这根本不是妒忌,只是Cap的不平等对待造成的不平等心理,Tony Stark如是说),只是这实在太不公平了。再说他也没打算跟美队痴汉粉争风吃醋,毕竟现在摆在他眼前的笑容可比Steve对Coulson露出那种勉强的笑容和标准的美国队长式笑容要真实多了,也要帅多了。

对于刚从地狱边缘回来的人,只能说幸福来得太突然。如果Tony不是个无神论者他会以为来到天堂——像康斯坦丁那样做出自我牺牲获得去天堂的机会就差骄傲地向路西法竖起中指了。

他能注意到Steve脸上从绝望变得充满希冀,然后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欣喜——殷红的嘴唇,嘴角扬起的弧度,脸上的血污都不能掩盖这个笑容的完美。

如果有人一直盯着钢铁侠的反应堆看,你会发现它的蓝光异常地忽闪了一下,也许还能听见“嗞啦嗞啦”的声音。

他的反应堆在乱叫,但他更多的能感受到血液从反应堆运送到指尖,世界在此时寂静无声,他只能听见有力的律动,就像他自己的心跳。

Tony知道那些言情小说里男女主相遇时其中之一总是会很紧张心跳得很厉害,这实在是太他妈的狗血了。

Tony一直盯着Steve,好像有点太久了。幸亏大家都以为他现在还神智不清没反应过来,他也用这个理由堵住自己的其他想法。直到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快要把Steve强奸了”这个问题时,Tony终于把目光挪开说一句十分带有Tony Stark色彩的话:

“刚才没有人亲我吧?”

所有人都松了口气,而Steve似乎笑得更开了(这可是因为我的一句话!Tony想),眼帘垂下,似乎确认了他没摔坏脑子。对此,Tony虽然有点遗憾,他还指望着谁说一句“I kissed”呢。

无所谓,反正现在Tony又多了一件可以在“美国队长全球后援会”中炫耀的事情了。

----------------

“带刚经历过曼哈顿大战的复仇者们去吃土耳其烤肉”这个事项绝对可以列入Tony Stark人生中最后悔的十件事。

土耳其烤肉没有错,要怪就怪这间饭店的厨师——后来Tony想到那里的厨师可能是英国佬。

可惜上帝没有放过他们。除了一顿令人作呕的晚餐以外,字面意思上的——比Bruce做的印度咖喱还要难以咽下,就像那些试图模仿汉尼拔做菜却不成功的人做出来的食物一样——

例如,Steve单手托着下巴仍在孜孜不倦地咬着吸管喝可乐,Tony已经累得不行趴在桌子上,手肘轻微地擦过Steve的。

“Aow!"

“Gosh!”

两个复仇者以各自的方式发出怪叫,划破了饭店里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死寂。

店里除了复仇者们以外的唯二两人:饭店的老板和服务员以同样的凶狠的目光盯着他俩。

就在Tony想要报以他们“分分钟炒了你们俩”的眼神时,听到一声清脆的刀叉相撞的声音。

“Hey,先生们,你们是有病吗?”

是Natasha。那对闪亮的折射着刺眼的寒光的刀叉说明了一个观点——Natasha根本没有吃过一丁点晚餐。她只是坐在那,一边看着人们不停地跑去厕所再跑回来受尽肠胃痉挛的折磨,一边摆弄着餐具。

可怕的女人,Tony想。

“不,”Steve的声音把Tony从他的推理中拉回现实。“我们没病,只是刚才那是——”

“静电。”Tony接口道。

Steve不可置否地点点头。

“我没搞错现在是夏天?”Clint佯装看了眼手机日历,“根据我在神盾混了这么多年的经验,夏天不是静电频发的季节。”

“如果你不在高端黑神盾那就是你在神盾这么多年都白混了。你不介意让我或者Bruce给你讲一个晚上的静电说到保证你第二天会把今天吃的都吐出来。”

“不会的我今天已经把今天吃的吐完了——”

“抱歉打断吾友Clint,但吾认为此现象绝非只是静电,极有可能是女巫与其真命天子的第一次触碰会产生蓝色的火花*——”

*:《第七子》中女主说的。

“呃,Thor,你是在将Tony比作女巫将我比作真命天子还是反过来?”出乎意料的是Steve的声音,伴随一脸淡定的表情。

令人诧异,Tony带着不可置信及欣赏的目光盯着他。噢差点忘了Steve是个潜在的嘴炮高手,经过几次较量的Tony领悟了这一点。Steve对上Tony的目光后不安地移开,补充道,“我不是故意的。”

“Hey各位,我有些混乱了,我们——一群超级英雄在为一个偶然的静电争论半天?这绝对蠢到能登上明天纽约时报的头条的。”Tony一时的头脑发热,很可能是那些烤肉的缘故,天知道里面放了什么,“这仅仅是个意外!不信我证明给你们看——”

无视Steve的紧张,他的手抚上Steve后颈。真是他妈的温暖,然后——

“Holy shit!”

“Tony!你大概是今天充电有点过头了真的别再——”

“我在尝试!Tony Stark必不可少的精神之一!我要证明给这群不信任我的家伙看——”

“相信我们,都很相信你。”Natasha脸上挂着令人信服的笑容,“我猜两次不算是偶然了吧。”

“这不公平。”Tony抱怨道,“才两次。”

接着他又以不怕死的精神抚上Steve的脸颊,看着他的手指下Steve脸上泛起的粉红扩散开后越来越明显,传来出人意料的热度和轻微得电击,对上Steve的眼神——Tony没法说出那是什么,深邃的双眸中翻滚着比平时要黑暗的普鲁士蓝。

他忍不住,想去触碰Steve的皮肤,想去亲吻他,还有更多的大胆下流的想法——

“够了,Stark。”Steve把椅子往后挪了一步,离开Tony触碰的范围——不是静电的原因。

“我……我想起还有点事……Sharon说今天晚上找我去……看电影什么的,”他盯着桌面上的芝士火锅似乎它有多好吃似的,双手插进口袋里,“先走了抱歉。”

蹩脚的谎言和指尖消散的温度。

Tony垂下手。

“……亦或是吾弟的魔法。”干完10桶下校鸡块的Thor把刚才一直憋着的话说完。

-------------------

Stark大厦。

正当Tony拿着一支威士忌走进自己的房间打算借酒消愁悲叹空寂萧条还未来得及开灯时就被黑暗中的某人撞向墙壁小臂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差点阻断了呼吸。

一秒不到那个人就松开了随即灯光亮起,“看来你并不是对每个人都放电。”

是Natasha。

看清来者何人时Tony原本想好的所有最具嘲讽最恶毒的话都被硬生生地扔回回收站里。半天后才吐出一句话:“……你是有病吗?”

“这难道不是我问过你的问题吗?真抱歉,Stark,”虽然她的表情一点也不觉得抱歉,“而且,你不仅有病,还是个白痴。”

“我搞不懂了。你就这么对一个世界上几乎最聪明的人说话——”

“感情方面,”然而Natasha仿佛看穿一切,“小学生都能看出你们两个有一腿。”

“有一腿?你没看到他像见鬼了似的逃走了吗?他还甚至叫我Stark…”不过好像他以前也这么叫的?好像是曼哈顿大战后才改口的…这又算什么…“你们管这个叫做有一腿?”

“你是瞎子吗?他是在害羞,全场人就你没看出来。”接着Natasha又露出一个类似关心的笑容,“去和队长谈一谈,对你们俩都好。”

-------------

“Jarvis,报告Cap的位置。”

“Mr. Rogers在他的房间里,Sir。”

------------

Steve的房间里空无一人。所以他坐在床沿上。

房间里的灯是开着的。Tony知道他回到大厦了。

四十年代的装修风格,Tony差点忘了是他为Steve设计的。然而现在这一切都得不到它的意义了,不是吗?他再一次把事情搞砸了。千辛万苦地让他们消除对对方的偏见,因为他的一时把持不住,老冰棍那上世纪的世界观绝对要崩溃。

不过Natasha说的好像挺有道理?不,Natasha总算会错一次。拜托,那可是美国队长,绝对,绝对,百分之一百五是直的。把这该死的悸动埋没是Tony Stark最擅长做的事情了。他只需要开一瓶威士忌,装得像个混蛋——不用装本来就是,为了营造团队良好气氛不会再干这种出格的事了。没错,这才是对他们俩都好的——

但Tony向上帝发誓,他从来没有料到情况是这样的。

一个刚洗完澡的Steve从浴室里走出来,赤裸着上身,下半身只有一条浴巾围在腰间,一只手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金发。微微泛红湿润的皮肤,少许水珠顺着厚实的胸肌滑落,划过腹肌直至人鱼线,最后消失在浴巾里。老天,他怎么能这么火辣!还有!为什么他平时要穿着衣服?!Tony认为必须废了美国队长穿制服的规定。

可怕的是,他的那双因沐浴过后蒙上水汽的蓝眼睛正凝视着Tony——简直是引诱人犯罪,你说让Tony Stark怎么办?

他只能尽最大能力只盯着Steve脖子以上的地方以及克制住把对方浴巾扯掉的冲动。

“Tony?”这还根本没有一丝的惊讶,“有什么事吗?”

难道没事吗?“呃…”Tony说出了他人生中最蠢的话没有之一,“听说你和Sharon去看电影了?”

“你当真的?”Steve的眼睛黯淡下来,“我以为你来会有别的事情。”

“…当然有!你看报纸吗?最近纽约虫灾泛滥…你知道你的床是用实木做的,很可能会被虫蛀…作为复仇者的承包商我认为我很有必要请自来检查一下…可见床的质量非常好——”

“Hey Tony,别扭扭捏捏地像个大姑娘似的。Go on.”

Tony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谁他妈在饭店里跟个扭扭捏捏的大姑娘似的?

然而事情越来越偏离剧本了。

Steve俯身过来靠得更近,薄荷味的沐浴露,Tony重重地吞咽了一下。

好吧,就算Tony没有四倍听力,就算Steve此时看起来脸不红但不代表他心率稳定——Tony能清楚地听见Steve的心跳,如此强烈,就和自己的频率几乎一样快。

瞬间Tony明白了些什么。明白了当时Steve眼中蕴酿的情感,Natasha准确无误的分析,还有那些歌曲里写的“Boom clap the sound of my heart**”还是“My heart continues to beat***”或者…

**:洗茶的Boom Clap
***:Clean Bandit的Rather Be


该死的,让那些营造团队良好气氛的屁话见鬼去吧。

“我猜,”Tony小心翼翼地说,“我大概,可能,或许,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你。”

主动地搭上对方后颈将他拉入一个吻里。

这一回没有静电了。

不留余力的回吻和将自己按在床上已经证明他的观点是正确的了。

I feel your heartbeat beat beat

我能感受到你的心跳 心跳 心跳

Beating right next to me

就在我身旁跳动

The heat heat heat

那种温度 温度 温度

Got me feeling like I believe

让我们像我所相信的一般

All the things baby that we could be

宝贝 我们可以是那美妙的所有

I feel your heartbeat beat beat

我能感受到你的心跳 心跳 心跳

Beating right next to me

就在我身旁跳动

Beating right next to me

就在我身旁跳动

Beating right next to me

就在我身旁跳动



这才是最合适的。

“确定不马上来一发吗?”

“没有人说不。”


END.
-------------

彩蛋1:

“我不懂,Steve.”后来Tony问他,“你怎么会喜欢我?”

“你没你想象中那么混蛋,Tony。我喜欢你的眼睛,他们就像焦糖玛奇朵一样甜蜜,你的精心修剪的小胡子,你谈起科技时滔滔不绝的样子,在电视上自信的模样,或者是你翻白眼的样子,甚至是你的内增高……噢上帝,你的一切都——”

“够了,Rogers。还有,你为什么用公共频道跟我说话?”

果然。后来Tony才意识到,Steve切开是黑的。

但那时已经太迟了。

-------------

彩蛋2:

事实上静电是Loki留下的恶作剧。据说是两个相爱的人不表白之前就会这样,直到他们认清对方感情时才消失。

只是没有人听Thor的话。


-------------


彩蛋3:


“没想到这么快。”Clint在通风管道里发了一条短信给Natasha。


“Stark还带了瓶威士忌进去。”Natasha发来。


“验证了你的说法,”Clint回复,“他们在玩红酒Play…我的墨镜已经不能用了能否外援一副?”


“坚持住,Clint。我在场外支持你。记得最后一件事,录下来。”


真·END.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