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vy_Hooper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鉴谎 Lie To Me(AU HE)

鉴谎 Lie To Me

配对:Steve/Tony
分级:PG-13
篇幅:中篇
简介:Lie To Me 别对我说谎AU。Tony就是鉴谎专家相当于Dr Lightman,Steve是实习生同时也是一个激进诚实派,Stark的工作室由除了Thor的复仇者组成。

PS:有借鉴Lie To Me的台词和部分情节。Thor 后来会加入。突发奇想开的脑洞,所有人物皆属于漫威,OOC皆属于我。



对于Tony来说,每年的这一天都是一年中最烦人的一天。

因为今天他不得不去做两件他最不喜欢的事:在报告厅里演讲,以及,Stark公司迎来一年一度的招聘会。

前者的确很烦人——Tony恨所有的演讲。他是个鉴谎专家,他通过观察他人脸上的微表情来辨别他有没有说谎,不是什么演说家,更不是那些把时间花在背稿子分上的人。更何况对着一群带着“你说的话就像科幻小说里写的一样”怀疑的表情,听完他说过上百遍的相同的分析以后,露出恍然大悟神色的听众,你也绝对会想毫无顾忌地翻个白眼的。说真的,是谁怂恿人们一再而再而三地来听同样内容的演讲的?联邦调查局的人真该把他们丢进监狱里去,《金蝉脱壳》里的那个,然后每天都洗脑循环他的演讲,直到他们颁发新法令“禁止发表相似内容的演讲”为止。

“……身体和语不一致,他是在说谎。有什么问题吗?”

还真有人有问题。

“当你指控嫌疑犯时,他表现得很吃惊,是否有方法知道他是在真的吃惊还是假装无辜?”

Tony不加思索地把台面上的不锈钢杯往那个人的方向扔过去,不锈钢杯在空中以一条漂亮的弧度砸向后门。

棒极了!十分!Tony还是没料到自己能扔的这么远。

所有人脸上都出现不可置信的表情,真是精彩。这一点倒是让他恰好地发泄心中的不满。

“看到了吗?这就是真的吃惊,在你的脸上持续不到一秒。但如果嫌疑犯脸上吃惊的表情吵过一秒,那就是他在装,说明他在说谎。”

这才是正确的解说方式。

Tony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么一扔彻底挑起了观众席上某位青年的兴趣。

---------

后者,也就是招聘会,是更加烦人了。本来招新人这种事情不应该他亲自出马,显然,他的秘书Pepper Potts不这么认为。

“你知道,每一次我挑出来的人你都把他们赶走了。”Pepper如是说。

Tony很想反驳一句他没有把Natasha赶走,但他不会说出来不赶走Natasha的理由。

如果Tony不妥协,他知道Pepper可能会因此藏起他所有的蓝山咖啡锁进保险柜里,或者更糟的用辞职威胁他。Tony是个考虑周全的人,所以他最终还是妥协了。

“好吧,你赢了。”

然而面对一群新人听着他们兴致勃勃地交上自己的简历自我介绍,Tony勉强没有睡着——多亏了Pepper一直在掐着他的大腿的功劳。

“Steven Rogers。”

“叫我Steve就好,Steven是写在身份证的名字。”

Tony稍微抬了抬眼——金发,碧眼,大胸,蓝衬衫,Adidas的背包。上帝,这人难道是从大学出来的模特吗?

Tony浏览了一下他的简历,“其他”那一栏中写着“激进诚实派”。

Well,有点意思。

“那么,Steve,你是个激进诚实派。”

这是Tony从招聘会以来的第一次开口,声音难免有些沙哑。

看起来Pepper和Steve都吓了一跳。

“是的。”对方重复。

“你大概不会介意我问几个问题?”Tony选择性的无视了Pepper对他投来的不赞同的眼神,“比如,你今天穿的内裤是什么颜色的?”

这个问题虽然逊爆了,不过Tony满意地看到粉红色悄然蔓延在对方脸上。

“红白蓝。”

“Get,”Tony在那种送给三岁小孩用的本子封面印刷着愤怒的小鸟的图案的本子上记下:爱国主义者。

“和前女友分手的原因?”

“什么?”

“和前女友分手的原因…等等,你该不是还没拍过拖还是…不是直的?”看到Steve眉头紧皱——这是真的疑惑。

“呃不,我们都没在一起过哪来的分手。”

这难以讲得通,像坐在他对面的男人还会找不到女友?面部肌肉放松,没有过多的眼神接触,Steve没在说谎。

好吧,这事真的奇葩。尽管Steve的回答没有纰漏,Tony还是敏锐地捕捉到Steve根本就没有回答他另一个问题“是不是直的”。

很有趣。

“对上一个问题感到抱歉。下一个,不要介意——你的老二长度?”

看着粉红已经蔓延到Steve的领口位置,顺着锁骨消失在衬衫下,Tony的笑容又扩大了些。以至于他已经忘记旁边还坐着Pepper。

“先生,我不认为这个问题会出现在面试中。”Steve红着脸反驳。

“那你觉得什么时候出现才恰当?”Tony端起咖啡抿了一口。

“反正不是这个时候——”

“Mr Rogers,如果你想,完全可以不用回答Dr Stark的问题。”Pepper脸上挂着经典的笑容,实际上她正在用高跟鞋跟狠狠地踩着Tony的脚,害得Tony差点一头栽进咖啡里。“他有时会管不住自己的嘴巴,请见谅。”

Steve微微勾起嘴角,看起来并没有这么在意,“没关系。”

“那就太好了。恭喜你,Mr Rogers,你被Stark公司录取了——”

“什么?不,我还没有通过测试什么的——”

Pepper用同样不赞同的目光盯着他,只是没说出来。

“首先,激进诚实派很稀有,其次,”他再扫了一眼那份简历,爱好那一栏写着“绘画”,“我喜欢画家——我很早就想和什么人谈论印象派了,可惜办公室里没有合适的人选。而且,”看到对方退却的神色Tony马上补充,“明天我会给你做个测试。”

“好吧。反正我明天晚上没有安排。”Steve最后说。

----------

“Tony,你需要一个精神病医生。”Pepper最后下了这个结论。

“汉尼拔吗?不用了,谢谢。”

“你对美术一窍不通,很可能连莫奈是篮球运动员还是流行音乐歌手都不知道。”

“我知道,他是个歌手……”Tony底气不足地说道,“他是啥都不重要,重要是Steve会留下来,而且会和我一个办公室。”

“这又不是‘Potts公司’,你想怎样开心就好。”Pepper无奈地翻了个白眼——Tony估计这是从他这里学会的,“从招聘会回来就没停过谈论他——等等,你该不是喜欢他吧?!”

“办公室恋情永不过时。”

“噢天…你真的是喜欢上他了。”

“不,我只是在澄清这个观点而已。”Tony挠了挠耳朵,“你以为我会像小学生一样相信一见钟情吗?”

“你在撒谎,Tony,你从来都不是个说谎高手。”Pepper一针见血地指出,“当手语减少,控制物增多时……”

“打住打住,我有点后悔把你训练得太好了点。”Tony用一种懊悔的语气说道,“Well,我大概可能有那么一点喜欢他,吧。”

TBC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