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vy_Hooper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盾铁】Summertime of our lives 3

戳这里:第一章   第二章


Steve在调查咖啡馆里的定时炸弹事件同时收到了至少两条恐吓短信。然后他被迫废了至少两张电话卡后又采购了一堆新的。他想这才是个开始谁知道他在这个游戏上得罪了多少个对手——考虑到其他可能性,有的人收到的任务大概是把Tony Stark干掉或者是阻止Tony Stark和陌生人来往。 
 
短信的内容大致是“你最好离Tony Stark远一点不然我不保证你能活着走出咖啡馆门口”。Steve认为这些人只能做到砸碎他家窗户而实际上他安然无恙地进出咖啡馆而且他家的窗户完好无损。 
 
不仅如此他和Tony那边一步步地进展着。虽然很进度挺慢但对于Steve来说已经是有了质的飞跃。 
 
Tony Stark每天下午16:40准时来到还不完全属于他的大厦旁边的星巴克咖啡馆里喝上一杯特大的CafeLatte。唯一一次他来早了就是Steve第一次来的那一次,相信是因为有他亲爱的秘书Ms. Potts的“追杀”迫使Tony提早了一分钟逃亡到星巴克。 
 
如果当时Tony来晚一分钟他就会被Pepper逮到,可能也就不会有以后所有的事了。 
 
取得他人信任第四步,抓住一切机会与对方沟通,既不能过于主动也不能过于含蓄,即近则退,欲罢不能。 
 
所以过去几天他和Tony的谈话中他们基本了解了一下对方——不,准确地说,多数是Tony在了解Steve。 
 
“所以Steve,你是哪里人?看样子你不是曼哈顿本土的。”Tony主动坐在吧台前那种高高的旋转椅上前去与Steve搭讪。如果有什么客人进来Steve会装作尽职地去招待,表示谈话不能继续。Tony就会向另外一个服务员Victor招招手然后他就会识趣地赶去招待客人。 
 
“你不能这样,Tony,”Steve心想计划成功给自己点个赞,表面上佯装紧皱着眉头,“我不好好表现怠慢客人Boss会扣我工资的。” 
 
“噢是吗?”Tony不满地撇撇嘴无赖地说,“我也是客人你还不认真回答我的问题。信不信我分分钟写投诉信让你Boss把你炒了?” 
 
“……” 
 
“OKOK我开个玩笑我不会写投诉信的如果他把你炒了我就见不到你了我怎么会舍得呢,Sweet,”看着满脸黑线的Steve,Tony马上改口道,“放心好了。” 
 
Steve从没想过自己会那么容易脸红。他也从未像现在这样憎恶自己脸红这一事实因为他看到Tony如其所料地咧嘴笑了。可怕的是他意外地发现Tony翘起嘴角的弧度是那么完美。 
 
Steve不禁咬紧下唇。 
 
尴尬地沉默了一会儿,他有些突兀地回答:“我来自布鲁克林。” 
 
“噢。怪不得。” 
 
“曼哈顿比起布鲁克林要热一点也要吵一点。” 
 
“我还能说什么呢?欢迎来到曼哈顿。”Tony夸张地张开双臂,笑容的幅度又大了些,“其实像你这种看起来很火辣的人待在这里还是蛮合适的。” 
 
Steve瞪着他,“不,在北冰洋冻了70年的冰棍才适合呆在炎热的城市里降温。我还没被塞进冰箱里耶。” 
 
“‘耶’听起来就像上个世纪四十年代老冰棍的口头禅…Interesting,你患有森林冰火人后遗症。我见过的第123个。”见对方一脸茫然,换上一种惊讶的语气,“你该不是没玩过森林冰火人吧?” 
 
“我以为那是只有小学生才玩的游戏?”Steve小心翼翼地问。 
 
“你才小学生。” 
 
“呃,我可没说你是——” 
 
Tony识趣地转换了话题,“你是大学生?” 
 
“嗯哼。宾夕法尼亚大学,美术研究生学院。”接着Steve补充道,“暑假也就是现在在纽约大学补面向对象程序设计。” 
 
“Well,真没看出来…我的意思是这听起来很棒,”一瞬间惊讶惊讶与赞叹呈现在Tony脸上,而Steve没有错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随之替代的是一贯的嘲讽脸,“不过大学学科的名字取得总是烂得跟坨狗屎一样。” 
------------------------ 
 
Steve一开始并不喜欢Tony。他觉得那是个说话挺欠揍的自大的有钱的家伙,以至于让Steve以为第一次见到的那个颓废的Stark只是他的错觉。 
 
好吧,他们唯一不谋而合的地方就是绝口不提第一次见面发生的事。 
 
有一次他们不知道扯到哪里Steve怎样表现出对Tony的不满于是Tony说了句“既然你觉得我比较适合待在游戏机房里那么我以后不来这里好了。” 
 
“Shit我不是这个意思。”Steve不经大脑过滤地脱口而出。“你以后都得来这里,每天。” 
 
“OMG我没听错吧三好学生Steve Rongers竟然在说脏话?还是为了挽留伟大的Tony Stark留在一家破旧的星巴克咖啡馆里。”上帝保佑Tony只是理解错误了Steve的话——他以为他是想让他留下来。 
 
Steve一点也不觉得这咖啡馆破烂,“我只是觉得比起让Pepper在游戏机房抓到你还是待在这里比较安全?” 
 
“wow你们都亲密到称呼对方名字的程度了?进展比我想象中要快。” 
 
Steve有一瞬间想把Tony的头按进咖啡里。天哪他肯定超享受这个。 
 
可惜他不能付诸行动。 
-------------------- 
 
不得不提,Tony Stark的音乐品味也烂透了。对于Steve来说。 
 
比如那次Tony为了安利Steve AC/DC 黑进了星巴克的电脑音乐控制程序把正在播放的切掉了换成AC/DC的。 
 
然后Steve受到了严重的惊吓不小心打翻了可可还烫伤了手指。 
 
不过他不是唯一一个,整个星巴克都几近崩溃还有一个小孩在咖啡厅里嘶声裂肺地尖叫着找妈妈,导致人们受到了第二波的惊吓。 
 
只有Tony笑得花枝乱颤。 
 
“我都要笑出眼泪来了。”一边故意做出抹眼泪的动作一边抬头看一眼Steve(后者正忙着修复防火墙),再次爆发出一阵笑声以至于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如果这里任何一个人因此患上心脏病你得负责。”Steve假装抱怨道,而脸上带着的笑容却出卖了他的内心想法,“不是因为AC/DC的歌声就是你的笑声。” 
 
可Tony还是停不下来。 
 
“有这么好笑吗?还是说你被打了兴奋剂——” 
 
“你很快就知道为什么会很好笑了。” 
 
Steve点了一首Cody Simpson的La Da Dee。 
 
“你喜欢CS?” 
 
“有问题吗?” 
 
“没,只是我没想到Steve Rogers和美国所有16岁少女一样喜欢着Cody Simpson。” 
 
“我相信因特网上绝对有一篇调查显示长期听AC/DC会导致听力下降。” 
 
Steve默默在本子上记下: 
 
喜欢AC/DC。以及:音乐品味烂透了。 
 
------------------- 
 
直到Steve回到家后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才知道Tony笑成煞笔的原因:他嘴角旁挂着一滴可可。 
 
-------------------- 
Tony有时又表现得跟个菜市场里喜欢观察别人在背后切切察察的大妈似的。因为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嘲讽咖啡馆里的每一个带有槽点的人。 
 
“Steve快看坐在窗边的那个一个人坐的小伙子他至少已经瞟了隔壁桌的美女5次了。现在的单身青年也太他妈饥渴了。” 
 
“看你左手边的那桌上的姑娘一直对你笑知道吗?OMG她就像泡在过期的香水里刚被捞出来似的。” 
 
Tony的确是个超烂的客人。但Steve并不承认他没有忍住咬着下唇笑出来的冲动。“我还以为你会喜欢这个。” 
 
“当然,除了某个姑娘身上的香水把我搞出鼻炎之外。”Tony说着皱了皱鼻子。 
 
Steve爆发出一阵大笑。由于他们靠得挺近,Tony可以清楚地看到Steve金色的睫毛因大笑而细微地颤动着,虹膜上的蓝色充满笑意,手指弯曲轻轻抵在唇上想要抑制自己想笑的冲动,眼睛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别处。 
 
“Woc这有什么特别好笑的,”Tony听到Steve富有感染力的笑声竟然莫名地想跟着他一起笑——Tony认为自己绝对是疯了——他是在笑自己得了鼻炎这件事?但他不能否认自己趴在吧台上疯笑这个事实,他能感到他精心修建的胡子在颤抖,“这一点也不好笑!这句话毫无笑点准确地说这是我开过最烂的笑话没有之一——因为我得了鼻炎所以我们像中了彩票似的笑成狗!噢不,是你像中了彩票似的笑成狗。” 
 
“实际上,你也笑成狗了。”Steve嘴边的弧度依然令人愉悦,很明显他并没有介意或者说已经习惯了Tony说话的方式,那些应该出现的常用单词了。而且他很高兴Tony没有像以往那样露出摆给某些集团的董事长看的受过专业训练的笑容,而是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声音略低沉带有几分玩味。 
 
“是的,但是我中了彩票绝对不会笑成那个样子。”Tony顿了顿说,“我倒是希望能用特等奖的奖金换来真正笑一场。呃我是说我已经有的是钱了。” 
 
Steve发誓在那一刻看到Tony的眼角和语气中流露出来的落寞。 
 
他不能很准确地和Tony保持一般的主顾关系,因为Tony实在太烂也太赞了。Steve有时会不自觉地善意地嘲笑一下Tony或者说一些不应该向顾客说的话,毕竟那是Tony——他从不会跟你计较那些。如果你真的跟他聊起来你就会把他当成一个很要好的朋友,而不是一个普通的陌生顾客。 
 
“不过你的确可以用特等奖奖金换来一辈子都喝不完的CafeLette。” 
 
“听起来是个好主意。”Tony拍了拍Steve的肩膀,好像说的跟他没这么多钱买咖啡似的。 
 
实际上如果你还在这干的话总有一天我会把这间咖啡馆买下来,Tony在心里嘀咕着。 
 
Steve终于发现咖啡馆里三分之二的人都看向他们。部分人饶有兴趣地看着,更多的人是对他们爆发出来的笑声打破了他们下午茶时光的平静。其中一个坐得不远的嘴里啃着曲奇饼的男人不怀好意地盯着他们,然后被Tony和Steve同时瞪了回去,看到他对面的红发女子狠狠地给了吃曲奇饼男人一个眼刀后Steve和Tony又隔着吧台相视而笑。 
 
“小心点Steve,这咖啡馆里有超过十个姑娘——噢还包括些男人对你有意思,”当一个看似想跟Steve搭讪的女孩走近时Tony说,“他们其中的三分之二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几率是因为你而成为常驻顾客…Oh Shit这真是个完美的营销手段,如果我开咖啡店的话我也得学着找个漂亮的服务员。”Tony喋喋不休地唠叨着,“不过说实话我都开始担心你的人身安全了如果这群痴汉想把你怎么样。” 
 
“有劳您的担心了Mr. Stark.”Steve装作一本正经地,微微偏头作出思考的样子,“我会考虑雇个保镖的。” 
 
他暗自觉得好笑。任务早就把他锻炼得精通格斗,虽然他真的很想说他能轻易地把在咖啡馆里的每个人掀翻在地,当然包括Tony。 
 
然而他错了。 
 
虽然不彻底。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