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vy_Hooper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盾铁】Summertime of our lives 4

看前面的戳这里: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你说我还能找到比你更蠢的队友吗,Clint?”

“Nat…”被称为Clint的男人委屈地望着走在身旁的攻击性极强的女人,而此时她正皱着眉头,脸上挂着“别跟别人说我认识你”的表情,“你也看到了听到了他们,我作为FFF团的形象大使,没有把汽油和火把扔向他们已经是最大限度的忍耐了——”

“而你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我只不过瞪了他们一眼而已!整个星巴克的人都想这么做!我是为广大人民着想所以才——”

“但他发现我们了!”

“那又怎样!”

“你还不明白吗,Clint?”Natasha朝他翻了个白眼,仿佛他是世界上最不开窍的傻瓜,“Steve是我们的对手,而他现在发现我们了,他下次肯定会认出我们的。”

“拜托Nat,他又不知道我们也是玩家之二。”Clint无所谓地耸耸肩,笑着纠正,“而且傻瓜本来就不开窍,不然为什么叫傻瓜。”

Clint总是这样——仿佛他天生就有读心术这种特异功能似的。但只有Natasha知道那只是打小经过长期训练的独特技能——这也是Natasha和Clint组队的原因之一。

“以后我们监视他或者靠近Tony Stark就困难多了,懂吗?别忘了,Steve目前分数最高,一个难搞的家伙。”

至于Clint和Natasha,他们排第二。

“但 这一回合我不看好他,真的。在人际交往上他逊爆了——像他那样的人竟然选择从朋!友!开!始!如果我长得跟他那样早就和target来一发了好吗!我都要怀疑他收到的Mission是不是跟我们的不同,也许他的是'hey和Tony Stark叫个朋友吧;-)'。”Clint发出一声惋惜的惊叹。

“就算他从朋友方面发展但他已经领先我们了。如果我们不参与其中也许还能赌一下谁是这回合的赢家。但不管怎么说,Clint,我们以后都不能去星巴克喝下午茶了。”Natasha故意把“不能”两个字咬得特别重,“改变计划,Clint。”

“Nooooooooo! Nat Please Don't! 还我小甜饼!!!”

看着一位男士扯着一位女士手提包跪着被女士狠狠地拽着走,路人惊叹,卧槽傻逼。
------------------------
Steve非常苦恼。

他盯着自己的手提电脑屏幕,内心一直在咒骂那个代课老师。

该死的作业!

其实是早上的时候上面向对象程序设计的教授有事请假于是来了个极不靠谱的代课老师。代课老师是个金发及肩的大个子——说真的Steve不敢相信他真的算是个老师,从他身上的肌肉看起来就很不像,虽然那及肩的金发和脸上略显的胡渣搭配起来有种不非主流的魅力。

可是他真的是学过这门课或者说读过大学?Steve极其怀疑代课老师拿错书讲课并且他一节课都没在用PPT。看起来并不只是Steve这么认为,他周围的学生已经开始干自己的事情,坐在他旁边的Sam疯狂地按着手机屏幕,哦对他是在玩别踩白块儿,看起来手速还不错。Steve并没有在挑战Flappy  Bird的最高纪录但是他真的没听懂。

过了好一会儿Steve终于是意识到台上的代课老师在讲北欧神话。What the hell!这算是什么课?这老师明显水的但他没搞懂为什么这所挺好的大学怎么会叫个看起来和面向对象程序设计不沾边的…传教士来?

他莫名其妙地想到Tony。Tony如果在这里会怎么说?大概那个代课老师会被Tony吐槽得很惨,也许Tony会听不下去直接上台把代课老师撵下去用他天才的理论把在场每个人讲得服服帖帖——他肯定超擅长这个。当Steve想到Tony也许会喋喋不休地在旁边纠正台上人的错误以及科普各方面的知识的样子, 他不禁咬着笔笑了——Sam因此被突如其来的笑声吓到了他破纪录的计划也随即失败。

不知道为什么Steve感到很不自在——他猛然意识到自己一直在想着Tony——他焦糖色的眼睛,说话时跟着一起颤动的小胡子,微微翘起的嘴角,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幽默感——因此他愉快地耗过大半节课。他看向讲台,终于发现自己感到不自在的原因——是代课老师在盯着他。Steve能看得很清楚,这个老师大概是姓Odinson还是什么的,反正那个人就在打量自 己。Steve毫不留情地瞪了回去,那人又继续了几秒钟便移开了视线,不知说了句什么就走下讲台,走到一个绿眸黑发的年轻人身边。

他马上听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发出的提示音。上帝!还有作业!这该死的作业该不会是写一篇“论一块炸鸡块引发的战争的后果和历史意义”的论文吧?Steve之所以会这么想,完全是有事实根据的——Steve发誓他听到这位Dr Odinson在一节课内至少已经三次用含糊的声音提到炸鸡块了。

实际上的作业基本与Steve设想的相同。“论阿斯嘉德及其皇室传说的真实性与否”为题的一篇论文?就算Steve更偏向文科但这题目也太过扯蛋了吧?Steve真他妈想掀翻桌子站起来吼一句:阿斯嘉德的秘史和面向对象程序设计有半毛钱关系?

可是一直尽力当个好学生的Steve最终只是抱着笔记本电脑拖着身子离开学校。他认为必须像咖啡馆老板请一下午的假,一方面是因为作业,另一方面是因为他想尝试用另一种方式和Tony交往,所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咖啡馆是完成作业的最佳地点。

请了假后Steve先回了Bucky家,Bucky不在。不用下午两点半上班Steve便放任自己睡个挺长的午觉。四点左右,Steve醒来后出了一身冷汗,他做了一个很不好的梦——在梦里代课老师挥着锤子追着他要作业,一道闪电划过Steve就惊醒了。

又是该死的作业。还有代课老师看他的眼神并不友好,仿佛他是故意被安排在这里的。

Steve洗了把脸,换上白衬衫穿上灰色棉质卫衣和牛仔裤,只是随意梳理了一下头发却没有上发胶,且敞开衬衫最上面的那颗纽扣,背上背包和笔电走出门外。

很明显用作为一个客人看待星巴克的确挺不同的。Steve要了一杯特大的摩卡咖啡,打开笔电。他根本不知道从何下手——虽然Steve根本可以不完成这项荒唐的作业只需goggle一下随处拷贝粘贴一篇论文就好,可惜Steve是个好学生,从小父母对他的教育促使他认真对待每件事,于是造就了他多年后独自完成一份可怕的作业。每次作业都要算进平时成绩的,Steve打算用这个来打消自己逃避的念头。

所以他只是goggle了一下阿斯嘉德。北欧神话中的阿萨神族的地界?还有雷神的故乡?拜托,这是什么鬼?!

Steve 赌气地盖上了笔电。他吸了一口咖啡,把头靠在沙发上——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干。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窗外,下午的阳光显得温和许多,为每一个匆匆路过的行人披上一层柔光。天气依旧酷热难忍,但坐在星巴克里,冷气让这里的温度变得舒适宜人。他从来不知道靠窗的位置是有多舒服,Steve贪婪地嗅着摩卡咖啡的飘来的浓香,可能是这种舒适的环境还有恰到好处的阳光,让Steve没有阻止自己双臂叠在一起趴在餐桌上自然而然地阖上眼皮的欲望。

-------------------
Tony准时地出现在咖啡馆里。他扫了一眼吧台,却没有如期所料地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显然他不可能不注意到Steve不在,他绕着吧台走了一圈然后确定他真的不在这里,仿佛他还能躲里面似的。

“Steve不在?”Tony向Doom问了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是的,Mr Stark.他今天请假了。”

“噢,好吧。”

Tony 要了杯咖啡,甚至认为坐在原来那张椅子上也有点不妥。Steve不在那,而他也没打算去跟一个外号是“末日博士”的人聊天。说实话,Steve真的是少有的能跟Tony聊起来的人,Tony期待着来这里有部分原因是Steve。Tony漫不经心地接过咖啡,不自觉地晃荡着腿踢着吧台,现在他真的想找到 Steve,虽然他不知道接下来他会说些什么,但Tony认为如果有一个下午缺少Steve也是不完整的——他可是每天都在那里的!当Tony开始习惯Steve是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时,今天就突然不在了,是因为他家里出了什么事吗?Tony尽量不去乱想。Hey,Tony Stark,你得冷静点,他只是个服务生而且只是今天有些什么事,可能是社团活动什么的,明天他还是会出现的。

Tony无聊地旋转起椅子来,没有目的地环视着咖啡馆——直到他的目光锁定在窗边的那个位置。

Steve就坐在那。

阳光穿过玻璃窗毫不吝啬地洒落在Steve身上,让那头微翘的金发闪烁着细碎的光芒,浓密的睫毛纠结在一起,光斑透过睫毛在颧骨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阴影,勾勒出侧脸的完美线条;眉间没有平时皱起的沟壑而是变得平缓,鼻子因搁在手臂上皱起来,唇边却挂着令人安心的弧度,手肘旁是盖上的笔电。Steve现在弓着身 子趴在桌上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在冬日下晒太阳的猫科动物,Tony想。Tony缓缓地吞了口水,小心翼翼地,尽量不发出什么动静地走过去,坐在Steve对 面的位置上。

Tony心中的空白顿时消散开来。他根本舍不得去叫醒Steve。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认为Steve穿着休闲装、毫无戒备时更容易让人去接近,简直想伸手去将Steve头上那根顽皮地翘起来的金毛抚顺,而这种场景又美好得有点令人窒息。

“Tony...”Steve似乎知道他的存在稍微嘟嚷了一句,嘴角的笑容扩大了些。

“嗯?Steve?”Steve低沉而睡意朦胧的声音把Tony从刚才愣住的节奏中拉回现实,第二次不知所措地回答,“对不起..我打扰到你了?”

“没有,我知道你来了。”Steve惬意地伸了个懒腰,眉头微皱,有些不情愿地睁开双眼,没有察觉到Tony凝固在自己脸上的目光,“下午好。”

“抱歉打断了你美好的午睡时间,”Tony又重复一遍,“给个请假的理由吧,甜心,你该不会是为了在这里好好睡个回笼觉?如果你平时的工作把你累得连午觉都不能好好睡,我可真的要去控诉你的老板了。”

“Oh…因为作业。”

“什么作业?”

“Wait,现在几点了?”

“5:03,有什么问题吗?”

“Holy shit!!”Steve不满地抱怨一句,然后看着离下午结束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我竟然睡了一个小时。”

“Hey这没什么关系的,很明显你是过度劳累了。”

Steve知道那跟疲惫没关系。他自从高中毕业后没有这么放松警惕轻易在一个公众场合中睡着。这不对劲,Steve想。但除此之外他现在不能找到另一个合理的解释,“不,这很有关系。还有作业没做完。”

“等等,你的课还有作业?”

“当然有,只是平时的都不难。”

“那能难住我们亲爱的Steve Rogers的作业是该有多叼。”

Steve翻了个白眼。接下来他向Tony讲了早上那个只出现在科幻小说的情节,当然恰当地省略了对那个代课老师的某些看法。

“很遗憾,”Tony抬起手腕,佯装看一眼并不存在的手表,“你说这个故事又耗费了2分49秒。”

“是我眼睛不好还是你习惯把空气叫成手表?”

“给你开开眼界,”Tony不以为然地回嘴,“Stark Watch 2014年新春贺岁版,全新隐形外壳你值得拥有。”

Steve以一脸“劳资现在没心情理你”的表情回应他,一边打开了笔电。

“你确定不需要一点来自Tony Stark的帮助?”Tony自顾自地说,“你要知道全世界想请我去当技术指导的人手拉着手能绕上地球三圈。”

“我只知道Tony Stark是个一天不喝咖啡就会怀孕的理科天才,而不是一个可以搞定一篇胡扯的论文的人。”Steve依旧没停下,而他所做的就是用手指敲打键盘输入标题以及用睡前故事引入的烂得可以的开头。

“也许是这样,不过我对阿斯嘉德还有八分了解,这不是自夸,我说真的。”Tony说着坐到Steve那边的沙发上。

Steve挑起一边的眉毛以示怀疑,看向Tony却意外地发现在一片深邃的褐色中沉淀着一种真切的关心。“拜托,北欧神话谁没听过,”接着他夸张地瞪大眼睛,“别告诉我你没有。”

“这么什么问题吧。”

“问题就是你不能独自完成作业而需要我的帮助。”

“我正听着呢。”Steve挺想知道Tony在玩什么花招。

Tony装模作样地轻咳一声。“我们先从九界开始。你知道九界有哪些吧?知道就行,”见到Steve点点头他继续说,“其中,仙宫,也就是阿斯加德,通过彩虹桥连接中庭。在正常情况下,彩虹桥是单方面开放的,也就是说只能他们那边过来我们这里而我们不能去那边,起码我们不能找到通向那边的门。而彩虹桥的守护者叫海姆达尔,他是一位典型的阿斯加德神,也拥有那些超人的力量什么的。他负责观察任何对仙宫的袭击,如果有什么人想从那边过来的话,就会让他打开这条通道。

“有些情况下我们也可以去仙宫,假如我们有个宇宙魔方。......说到仙宫秘史,都是些老套的狗血情节,我想你猜都猜得出来了。”

“就像雷神来到地球喜欢上一个凡间女子一样?”Steve隐约记得那个代课老师提到过这个。

“这是一部分,还有更多的是他和他弟弟,不是亲弟弟的恶作剧之神Loki,有过挺多的羁绊和传闻。雷神的弟弟从来没让他哥省心过。”Tony好心地补充道,“很好,现在科普环节结束。”

“然后?”

“你还想怎样?”

“例如..技术指导?”

“放心,我才不会告诉你最好从平行宇宙角度出发证实一下彩虹桥是个单向的虫洞说这是人类无法探测的领域,然后加上一段‘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的小说情节就搞定了。”

“啊对。平行宇宙!”Steve看起来兴奋到要抱着笔电转一圈,“你是个天才,Tony。”

“我当然是,你可以不用强调了。”他是这么说,虽然脸上因对方的赞赏而显露出来的得意的笑容与他的话不符,“你继续写?我不打扰了。”

其实这很简单,不是吗?Steve觉得自己过于大题小做了。他认为自己的大脑肯定是当机才会连这种蠢到爆的论文也写不出。不过那天下午他一点也不后悔请了一个下午的假,像个正常人和Tony相处(虽然平时也没怎么不正常)。Tony并没有就此离去而是一直坐在他身边靠在沙发上玩手机,时不时偷瞄了他几眼。Steve以超常的速度将论文写完,看到屏幕上出现“发送成功”的字样后合上笔电。整个过程中并没有什么不妥的事情发生,除了Steve收到一条恐吓短信除外。他果断地把电话卡拆出来在Tony震惊的目光下(放心Tony没看到短信内容)把电话卡掰成两半。

合上笔电的一刻Steve想起以前维基百科上评论的Tony Stark——高傲自大尖酸刻薄不近人情难以相处,还是别的用来形容莎士比亚的作品中的反派的词语,这让Steve再一次感受到社交网络的虚拟性,毕竟他认识的Tony Stark虽然的确有前面的词语的那么一点儿但更多的应该配上更好的。也许是因为天才都没什么朋友,Steve猜。他把笔电放进书包里,转身时却对上Tony停留在他身上的目光——他已经发下手机——他们好像坐得挺近的。

“你不走?”Steve打破沉默。

“啊,嗯,走。”Tony含糊地回答道,“我只是担心你又遇到什么问题,而我总不能留你在这里Google吧。那太不负责任了。”

Steve对这个理由感到好笑,“也许以后我可以打电话给你。你号码多少?”

“13426996611,你的?”

Steve查看了本机号码。“13229002388。”

“好了。但愿明天同一时间能见到你,Steve。”Tony走到门口回过头补充一句。“Bye my sweetie.”

“Suddenly my eyes are open everything comes into focus oh'.”

Hurts的歌声在恰当的时候响起。

“Bye,Tony.”

Steve站在原地,注视着Tony的身影消失在玻璃门后。门外的曼哈顿,已经是坠入暮色的残红。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