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vy_Hooper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加勒比海盗/船铁】untitled

加5观后产物,对官方连个同框都不给十分怨念。


那么让我们猜想一下,船长看到Will和Elizabeth相聚时会想些什么?


短,船长的碎碎念,斜线无意义,ooc是有的


---------------


Jack Sparrow其实是非常清楚Will喜欢哪类人的。好吧,喜欢倒不一定,但至少他很清楚Will会信任哪些人,那些有情有义,讲信用绝不背叛的人,几乎就是海盗的相反面。这真是太可惜了,他也许连Will的十佳好友的名单都挤不上。


但是Will对于他来说呢,又算什么?如果这里面可能有爱的话,为什么他的心不会如刀绞般地痛?被迫挖出心脏的人可不是他啊。还是说伟大的Captain Jack Sparrow真的和他想表现的那样游刃有余,超凡脱俗,把感情当作过眼云烟?Jack为这个念头的产生笑了一下。但是他说不爱吧,为何心中的空隙隔了二十多年还会隐隐作痛?为什么会皱眉,为什么会失落?为什么他迟迟不愿移开手中的望远镜,像个可悲的第三者?


该死的,谁可悲了!他赌气似的将望远镜往旁边挪了挪,很不幸的又是一对幸福的新人入镜:Henry Turner和他的Astronomer。还不是自己撮合的!怎么,Turner家的人没了他就不能获得爱情了?


那位年轻一点的Mr Turner可不知道,那天他来敲他监狱的门的时候他就知道他是谁了——拜托,那张脸,锋利的棱角,能够容纳星空的、纯粹的眼睛,特别是那种想要干傻事的冲动劲——一辈子能见到几次?可惜两次都被Jack碰上了。简直和二十年前如出一辙——他承认有一瞬间乱了阵脚,以为那个总是令人担心的铁匠回来了,以为二十多年前的那天是场噩梦,Will还能跟Elizabeth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面对Henry的追问,他赶紧装疯扮傻假装不记得,对Will轻描淡写地带过,把话题的中心转移到Elizabeth身上,恳求Henry没发现什么端倪。可幸又可惜,Turner家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死脑筋,什么都没看出来。一如既往地,Turner家的人又尝试以某种利益要求他做这做那。哎,同样的戏码,还想坑我一次?可惜他还是义无反顾地买帐了。而Henry不会知道,他出面可不是为了什么三叉戟,难道没有别的更简单的办法逃离萨拉查的尾随吗?还不是因为你父亲。


事情的结局就是,他们意料之中的救回了Will,虽然Hector的牺牲是意料之外的。他第一次死的时候他可没这么悲伤过。唉,他还是比较希望Hector活着的,毕竟他还比较了解自己,对海盗来说信任和背叛都是家常便饭。和Will不同,每次背叛还要忍受他失望的眼神,让他觉得像被绑在火堆上烤一样煎熬。不过后来Will的接连不断的背叛甚至让他心里好受了些——Turner家的男孩是他一手培养的,他学的太好了,太像自己了,太像一个该死的海盗了,他不信任Jack Sparrow——这着实很明智。但有的时候,他们坦诚得像能够交心的知己,比他和Elizabeth还像恋人,只是那样的机会对于两个海盗来说,真是太少太少啦。就算如此,最后关头Jack救了他,他也好歹感谢一下吧?可是他们连见面的机会都不再有了。


他真应该跟他见面的。跟他好好说说话的。他们可以聊很多,聊以前的冒险,后来的冒险。但是他最想说的是愧疚,他太自私了,为了让Will活下来生生的把相爱的两人拆散。可是他做不到看着他死,不然这也会夺去他自己的命的。他好想说,现在我终于偿清了,就让我们再一同登上黑珍珠号的甲板,在星光下彻夜长谈吧,一次都好——你也想念这个,不是吗?但是这些都不会被说出口,这些灵巧而美妙的话语,就在舌尖打着转儿,但是就是不会说,它们还没来得及被组织好就被吞进朗姆酒的熏醉里了。就像Will第一次救他时,那些感谢的话语、感动的情绪最终消失在复杂的面部变化下,一句戏谑的“Nice hat”反而会让事情更简单些——他看着Will的嘴角向上划出一个喜悦的,心照不宣的弧度,那一刻他以为Will已经爱上他了。毕竟Captain Jack Sparrow魅力无穷啊,就连Elizabeth都差点爱上他了。


二十多年了!也难怪这两位现在如胶如漆地热吻着。哎,Jack Sparrow一点都不羡慕,毕竟他的心早就属于大海了,如果说有什么,就是有点小小的遗憾吧。他放下望远镜,所有的情感都以一句话做总结:“Disgusting.”


-----------------


关于Will再次上岸的时间不很确定,网上查了找不到,估计大概应该是第二个十年期间发生的事情吧,如有误请指出。


写的太不像在写同人了,好好反省……


评论(7)

热度(77)